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石峁十年(考古札记)

作者:编辑

所属分类:专题专栏

发布时间:2021-02-08 10:41:31

阅读次数:

石峁十年(考古札记)(图1)

  图为雪中石峁。

  2020年年底,国外《考古》杂志评选出过去10年间的“世界十大重要考古发现”。陕西神木的石峁遗址入选。一同入选的还有意大利庞贝遗址的新发现、埃及的木乃伊制作、吴哥的遥感考古等等。

  石峁,走到了世界考古的舞台。

  落雪缤纷时的石峁最美。眼前的皇城台银装素裹,远处是顿失滔滔的秃尾河,天地间只剩空灵,颇具“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之境,使人心中油然升腾起“窗外正风雪,拥炉开酒缸”的情愫和愿望。

  说起来,我们在石峁做考古整整10年了。

  遥想初到石峁之日,洒扫庭院、接水拉电、安门配窗,离皇城台不远处那座被废弃了20年的窑洞小院迎来了新主人——石峁考古队。入夜,当屋后升起久违的炊烟时,我们在石峁的神奇之旅正式启程。

  第二日,考古队旗在外城东门升起。之后的发掘,我们一步步揭开了外城东门的神秘面纱。风起时,队旗猎猎有声,仿佛在向石峁大地宣誓,石峁考古队将扎根于斯、成长于斯、奋斗于斯。

  说实话,谁也不曾料到竟有那么多的惊喜在等待我们。

  发掘半年,随着工作的有序进行,一波又一波的惊喜不期而至。2012年10月,我们对这里有了一个宏大的印象——这里,是4000年前的一座城的巨大城门。一方面,内外瓮城、南北墩台、门塾、门道以及两翼的马面、角台等城防设施,虽历4000年风雨,仍岿然矗立,向我们诉说着曾经的巍峨;另一方面,这里只是石峁城址的一座城门,还有更为壮阔的精彩正待我们去发现。那年冬天,滴水成冰、严寒异常,东门那面飘扬的鲜红队旗,映着大雪在凛冽的寒风中舒展张扬。

  日复一日,无数次的日出日落,无数次的满天星斗,还有冬季一场又一场从不缺席的雪,和从来不会迟到的春暖花开。

  2016年,在完成外城东门址、韩家圪旦墓地、樊庄子哨所等一系列考古发掘工作后,石峁考古的重点转向皇城台。经过几年的探寻,如今皇城台的考古发现带领我们已然迈出探索“石峁王国”的重要一步。大台城、大台基、大房子、玉器、石雕、铜器、象牙等高等级遗存无不坚定着我们对皇城台的认识和判断:皇城台是石峁城的最核心区域,或许应该定其性质为“石峁宫城”。

  作为“考古中国”的重要项目,围绕石峁的龙山时代石城聚落的调查和发掘也没有停过。最新的调查不断提示我们,石峁不孤、石城不孤。府谷寨山等周边20余座次级聚落分布在石马川、窟野河等黄河一级支流,以众星拱月之势维系着石峁城的中心地位。种种判断逐渐浮出我们认知石峁的水面,石峁都邑身后的石峁王国影影绰绰、相伴而来。

  从外城东门到皇城台,雪的洁美飘逸从不曾变过,我们对于石峁的情感也不曾变过。所以,才会愿意在石峁生活10年,辛劳10年。10年,也曾面对缺水少电、暴雨寒潮、虫蝎横行,朋友们说是坚守,但我更愿意说是享受。10年,石峁从未辜负过我们的每一次探寻,一次次带来的只有更大的惊喜。

  (作者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