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

作者:admin123

所属分类:专家介绍

发布时间:2020-05-11 09:17:56

阅读次数:

李明,男,研究员,毕业于西北大学。

时间总是如手中的细沙,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流逝……回想我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时光,不意竟有十六年了!我1998年从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毕业后,一直供职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从事田野考古与考古学研究工作。20085月取得田野考古领队资格,201012月任副研究员,确立的专业研究方向为北朝隋唐考古和碑刻墓志研究。曾参与主持或独立主持考古发掘项目20余项,参与或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5项,出版考古发掘报告3部,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考古发掘简报、论文、文物考古科普文章40余篇。

考古学发展到当下,我认为获得发掘信息的数量和质量已经成为衡量一项考古工作水平的标尺。“挖宝”式的考古因破坏考古信息早已遭人唾弃,引进多学科资料获取手段的“精耕细作”式的考古才是发展趋势。田野考古也需要“设计”——考古发掘者要预判有可能出现什么样信息、以何种方式采集这些信息能够保证其将来的使用效果。例如发掘一座高等级唐墓,我就会设想将来的考古报告会用到哪些材料,又有哪些材料是支持我的研究结论甚至是灵光一现的假设的……田野考古是不可逆的工作,资料信息的遗漏基本无法弥补,这就要求我们做好预判,并尽可能地采集考古信息。论起田野考古的手铲功夫,我们可能比不上经验丰富的技工师傅,但考古领队必须做好田野考古的“设计师”,这就是考古学家和考古工匠的区别所在。

最近几年来,我的主要研究精力放在院藏历代墓志的整理上。耗时数年的《长安高阳原隋唐墓地新出土墓志》已近脱稿,计划明年出版;院藏历代墓志也正在如火如荼的整理过程中,《新中国出土墓志·陕西卷〔肆〕》的编纂业已完成十之七八。这两部书的出版,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收藏三十余年未曾示人的500余种墓志材料公之于众,我想应该能引起不大不小的研究热潮。

对于今后的学术目标,我想把眼光放低一点,还是从最基本的考古材料入手。作为一线的考古工作者,除了做好田野发掘工作以外,最重要的任务是提供合格的考古资料。我能理解一个研究者对于研究资料的渴求,甚或因种种原因无法使用研究资料的痛苦。我为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整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迄今为止已发掘的全部北朝隋唐时期墓葬的发掘资料,使其格式化、规范化,也就是替前人和自己还清“欠账”。粗略估计,我院已发掘的北朝隋唐墓葬约有1500座以上,但其中已发表考古简报和报告的十中无一。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员的更替,有些考古资料已无人能够说清。从某种意义上说,考古发掘资料与出土文物本身一样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消失了、损毁了就不可能弥补。一件出土文物如果失去了考古资料的支撑,其科学价值就损失了一半。无论是出土时未能记录或后期保管造成的考古资料损失,都是不可原谅的人为失误。毋庸讳言,目前全国的考古科研院所都面临着考古资料保管的问题,如何改进工作,避免考古资料从我们手中消失,这是当代考古人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从今天做起,抢救考古发掘资料,尽量挽回损失,我认为这是与从挖掘机下抢救文物同等重要的大事!

让出土文物都回归其本境(出土环境),重新赋予其考古资料信息的支持,从而发挥其最大的科研价值,这是我的一个理想,我想也是科研形势发展的必然要求。我愿做一个“拾遗者”,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实现这个理想,一方面有助于完善陕西北朝隋唐考古的架构,同时也构建起陕西的北朝隋唐墓葬考古发掘史,为陕西考古博物馆的展示和陈列打好基础。


上一篇:邵安定

下一篇:丁岩